首页 体育世界正文

在中文说唱几十年的历史上,南征北战一定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。他们是当年少数主张悦小甜甜动从地下向商业靠拢的Hip-Hop团体,截至到目前为止,我想他们也是最成功的一个。

而这一次他们主动和经纪公司解约,也是这两年来中文说唱圈rapper的一个常见的现象。之前就有过红花会和摩登天空撕逼,刘洲厂牌Door&Key与旗下艺人解约的事情。

虽说南征北战现在已经不是一个Hip-Hop团体,不过我想他们的经历,对于如今的中文说唱来说,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借鉴的意义。

1987年,胡汀洋出生于沈阳的一个音乐世家,他的父亲胡净波是沈阳音乐学院的教授。从小,胡汀洋就学习钢琴,受到传统音乐的熏陶。

10岁的时候,因为家庭原因,汀洋回到沈阳农村的老家。那段时间,从外面淘的打口碟和父亲收藏的Hip-H有钱难买西南缺op磁带,陪伴他度过了那段无聊的时光,并且开始学习、接触街舞。

15岁的时候,汀洋回到沈阳城。这时候,他年纪虽然不大,但是意识超前,参与建立了NS吉狄康帅D、奉舞天这些东北街舞先驱团体。

那时候的汀洋,是一个扎着一头脏辫,喜爱Hip-Hop文化的B-Boy。那时候,他没有放弃从小就学习的音乐,并且不断钻研Hip-Hop。但主要的重心,还是放在街舞上。



高二那年,汀洋离家出走,选择来到北京一个人打拼。最早的时候,他和同样从外地来北京打拼的MC肆经常合作,还组建了一个叫做嘻玩派的独立音乐厂牌。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最早的独立说唱厂牌之一。

在嘻玩派之前,2005年,汀洋还和爽子组建了一个叫集中营百人团的说唱团体。就像MC肆还有大肆院一样,相比嘻玩派,集中营更像一个rapper们抱团取暖的大家庭。

在集中营里人才辈出,有后来声名鹊起的畸形儿,有现在都不知道是谁的幼稚园杀手,以及杀手的好朋顾依依陆琛友——醉人赵辰龙(当时叫Brass Face)。(关于幼稚园济州岛,天价烟,藏獒杀手是谁,不在我们的讨灵珠奇缘论范围,所以我们姑且把他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)

赵辰龙比胡汀洋小一岁,当时正在北京印刷学院的信息与机电工程学院读书。和方炳桂汀洋不一样,赵辰龙之前也跳街舞、玩涂鸦、热爱Hip-Hop,但一直是说唱爱王燕老公好者,直到大学才傻子楚南开始接触如何做歌。我们过去曾经发布过马句和黄家驹对比照有关赵辰龙的推文,喜欢的朋友可以点击观看当我告别萝莉吧论坛了AP汉人与醉人后,发现赵辰龙火了而我也老了

2005年的某一天,赵辰龙在论坛交流经验的时候,认识了汀洋。汀洋觉得这个人对音乐的看法和鉴赏能力非常出色,于是有了把他吸引到集中营的想法。

实际上,当时的组织架构非常混乱,2006年嘻哈派成立时,赵辰龙也是其中一员。除了这两个组织,还有一个叫说斋的说唱团体,他们也是其中一员。

而其中最重要的,则是中文说唱史上第一个硬核说唱团体——凤凰鸣。




不久之后,凤凰鸣的歌迅速爆红网络,《无可替代》、《星海潮汐》、《凤凰或流氓》等等。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,被大量歌迷所追捧。

在在这背后反应出的,则是醉人超强的采样能力和汀刘桂娟最新消息洋出色的音乐功底。这段时间,没有音乐基础的醉人,通过不懈的努力,让自己的音乐制作水平周杰忠达到了顶尖的水准。

从他为幼稚园杀手制作的音乐,你就能轻松听出他到底是有多优秀。

而汀洋也没有停止学习音乐。2008年,汀洋回了一趟沈阳,向父亲许诺要考上中央音乐学院,并开始跟随施万春、唐建平、徐振民、贾国平这些国内顶尖的传统音乐家学习音乐。




最终,汀洋并没有考取中央音乐学院,而是考上了沈阳音乐学院学习,就读传统作曲系。他曾经在采访里说过,自己音乐圈子基本分为Hip-Hop圈、流行圈、传统严肃音乐圈。

而他也在尝试将传统音乐和Hip-Hop融合龙瑶通鼻咽堂,在中央音乐学院他做过一场古典乐手与Hip Hop音乐合作的音乐会,备受好评。

但是,现实是残酷的。在第一届中国嘻哈颁奖典礼获得最佳硬核说唱的凤凰鸣,此时还不能靠Hip-Hop填湛风涛饱自己的肚子。

在做音乐之余,汀洋的收入主要还来源于带学生。再加上说唱圈混乱的情况,也让他和醉人萌生了退意。




08年之后,凤凰鸣就逐渐淡出了说唱圈,虽然他们还会做Hip-Hop音乐,但频率很明显比之前有了较大的降低。

此时,从幼稚园杀手的专辑里,我们还能看到醉人的影子。他的采样越来越牛逼,《虚构的肖像》这张专辑里,对于流行歌的采样堪称经典。




这个时候,汀洋和醉人,拉着之前就认识的几个少数民族兄弟,成立了一个新的团体——南征北战,也可以说是南征北战的1.0版本。

这个版本里,除了台湾的沈懿,其他几余涵弥位都是少数民族。有中国黑人、Skikari、Iceflow、锐言、Chyna Apple、Paul、mc lier、Ali安小晚霍深、黑蛇(杀害K-bo的凶手)…

当时的贾致罡南征北战实力强大,2010年一年,就发布了2张专辑加4张EP,总共6张唱片,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他们的同名主打歌《南征北战》。

暂不支持播放音频




2011年,胡汀洋成立了北京凤凰鸣文化传播公司,组建厂牌Up Music,公司将以商业、流行的音乐为主。

汀洋这时候,也想转做幕后。一方面是在北京奥运会和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的编曲上,他被张艺谋赏识,从事过相关工作,在这方面得心应手。

而从市场上看,他的长相,也实在不符合能火的需求。




2012年,南征北战踢出了一些成员,最终形成了如今汀洋、醉人、中国黑人的三人团队。具体原因我们不得而知。

不过从日后沈懿的爆料,当年的“富裕年轻组”,就是南征北战的马甲。




但是,南征北战终究是没有沉寂,在转型商业之后,他们异常成功。在我看来,他们是赶上了中国网络视频媒体的红利。

在2012年,中国网络剧以及网络大电影飞速发展。这些作品大多制作成本不高,大牌歌手不愿唱主题曲,愿意唱的水平又不够。

暂不支持播放音乐


这种情况下,南征北战以他们的高水准,成功占领了大片市场。其中《青春派》的主题曲《我的天空》,《那年那兔那些事儿》的《骄傲的少年》,《唐人街探案》的片尾曲《萨瓦迪卡》,《镇魂街》的主题曲《不愿回头》和插曲《闪耀》,都是其中的代表作。

尤其是《镇魂街》和《那年那兔那些事儿》,让南征北战成功在B站这样的二次元网站,阴差阳错的收获了一批粉丝。




2016年,南征北战和东亚星光签约,彻底走上了正轨,从小作坊投身了大公司。

在南征北战之前,东亚星光就有蔡妍、黄家强、零点乐队、逃跑计划这样的成功音乐人在其名下。

而东亚星光的大股东,是联合文娱有限公司,而联合文娱的两个股东顾德峻和杨奇虎,则都是腾讯音乐娱乐的董事。

这下你明白,这个公司背后有多大靠山了吧。



但是,在加入东亚星光之后,南征北战除了商业活动比之前多了一些之外,似乎也没有什么额外的好处。我想,这也是他们选择解约的原因。

从汀洋和醉人的微博来看,他们演出甚至都要穿自己的服装上台,而音乐也都是自己的资源,有戴立春公司和没公司一个样。




一张图片能用来宣传一年,就PS一下蒙混过关,化妆师还需要歌手自己请。

而公司之前说的美国音乐人,更是连美国机票都没见过,除了叫的响亮,屁都没有。






当然,艺人解约跟我们上班辞职不一样,在谈不拢的情况下,是要打官司的,在南征北战宣布了解约之后,东亚星光展现出了大公司的执行力。

第一时间买热搜,找水军刷评论,删评论造谣,行云流水。



不过这也不怪经纪公司,我要是不这么搞你一下,以后我旗下的艺人,是不是想走就走?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,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,指望老板们良心发现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前段时间邓紫棋和老东家蜂鸟解约,也是一样的剧情。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蜂鸟是一家垃圾公司,靠着邓紫棋一个人撑场子,且毫无作为。




但在邓紫棋解约之后没多久,她的演唱会舞台就发生了故障。要知道,邓紫棋的演出向来以准时著称,这次的情况是过去从来没有的事情。

事后还有歌迷爆出,邓紫棋这次候场连自己的VIP房间都没有,就这么和男歌手挤在一个屋子里休息。

太他妈真实了。




回到南征北战上,虽然他们已经不再算Hip-Hop团体,但这次的事情,也给说唱圈的ra少女之夜pper们提了个醒。

以后签合同,一定要看清条款,能写多细写多细。千万别为了一些小钱就把自己给卖了,找好一家靠谱的公司,对你未来音乐事业的发展是相当重要的。

同时我也想以此文,纪念一下我曾经爱过的醉人、汀洋、凤凰鸣还有南征北战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