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微博热点正文

说起绍兴,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一条条窄窄的青石板路,一溜粉墙黛瓦,竹丝台门,云miaobo雾袅袅的漂浮在青瓦之上。

小河中乌篷船晃悠悠汇包网的划过,石桥上美腿照人们踩着雨水行色匆匆,而咸亨酒店里的酒香撩人,酒意正浓。

清代吃货袁病娇恋爱史枚在他的《随园食单》里对绍兴酒大肆夸奖:“像天下酒,有灰者甚多,饮之令人发渴,而绍酒独无;天下酒甜者居多,饮之令人体中满闷,而绍酒之性芳香醇烈,走而不守,故嗜之者为上品,非私评也。吴郁失联”

茴香豆配绍酒是大文豪的钟爱,曾经真是勾得一群小孩子肚里的馋虫蠢蠢欲动。

绍兴黄酒的滋味,也就只能在绍兴寻得刘嘉玲被到,而且还不能轻易复刻。

最近三哥找到一款绘璟特选五年陈 璟鲤黄酒 ,是出口日本的同款品质。

经过二次打造升级,以宋东发“璟鲤”为型,有“年年有鱼”的寓意。陈冠希谈新歌灵感希望大家在这岁末年初都能好运连连,事事如意。

绍兴酒

日本想学都学不来

黄酒,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酒类之一,源于中国,且唯中国有

与啤酒、葡萄酒并称世界三大古酒。作为现代黄酒的故乡,绍兴有这9c8922世界上迷cams4人的一味。

有趣的是,丰子恺在台湾办画展时,作家谢冰莹曾劝他定居台湾。他打趣道,“宝岛处处好,四季如春,人情味浓,独缺一点,无绍兴老酒。”

绍酒不仅深受国人喜爱,连日本人都特爱绍兴酒。

我们的绍兴酒厂,坐落于湖塘镇的鉴湖上游,许哲珮此地被划做绍兴酒特级保护区,生产的优质黄酒一大半出口日本。

其实日本人曾经不止一次想要在本土复刻黄酒,并多次来绍兴学习黄酒酿造。

当时工厂把整个生产过程都展示给他们看,有问必答,有求必应,但日本人回去之大草帽时代后,依然无法酿出绍兴老扒酒之味。

老师傅说,酿酒的过程实在算不古剑奇谭ol,闪婚总裁契约妻,仙界独尊得秘密,就算绝技,也大可搂出来给人看。

但鉴湖的水,绍兴的气候,日本是找不着相应的。绍兴之于黄酒,可谓天地之气,此处惟一。

绍兴酒璟鲤

拇指粉丝价78/640ml

▼戳图购买▼

古法工艺

造就每滴香醇

现在酿造黄酒,几乎都已全面机械化了,但品质上等的手工黄酒,酒厂老师傅们每年还是要做一批。

遵循古法,顺应天时。

立冬后等气温低了,雨水少了,鉴湖的水质就会更加甘甜清冽,水体中的微量元素含量丰富且稳定,这样发酵菌体容易控制,宜酿酒

杭绍平原,是江南鱼米之乡,盛产优质糯米。米精制后,引湖水入缸浸泡。

因出口需要,糯米精致的程度,按照日本清酒那样,将糯米整个表层磨去,不保留任何胚芽,这样做的好处是原材料干净,杂质少,酒体纯粹。

糯米浸泡半个月左右,被浸透的米粒粉白粉白,其中的乳酸菌已发酵,清水成为酸浆水。

酿酒老师傅们会来尝一尝浆水的酸度,只要够酸了,就捞出米来,上锅蒸。

蒸好的糯米呈半透明状,颗粒分明,且外硬内软,无白心,恰到好处。

蒸糯米得用巨大又笨重的木甑(zeng),高温的蒸汽里,要迅速将它端起来进行浇淋。

接下来就是落缸——蒸熟冷却完毕后的糯米倒进缸里,依次投入麦曲、酒药和鉴湖水,混zoohd合均匀。

这时候,缸外就会包一层稻草编织的缸衣进行保暖,确保酵母缓慢稳定地乱乱增殖。

接着,就轮到酿造黄酒中的大事情——“开耙”

经验老道的师傅使一大耙子搅拌,眼、舌、口、鼻,凭着几十年的经验判断。

若不及时,或者温度过高,酒体就容易酸败。

所以每隔三五个小时就要开一次耙,得持续3日左右

灌坛阶段,还得等张东健老婆上至少两个月后再压榨(去除糟粕)、煎酒(灭菌),最后才会封口、贮存。

绵长馥郁的黄酒口味并不是与生俱来的,需要时间的漫长呵护与细爽死心氧化。

酒意半酣

人已微醺

酿造的黄酒富含氨基酸,其含量是啤酒的11倍,还有低聚糖肽、有机酸、维生素、矿物质、多江清洛酚物质等等,易为人体所吸收,被誉为“液体蛋糕”

酒色天然若琥珀,因添加焦糖着色剂,颜色更深润,光泽更稳重,口感温雅细腻,有糯淫棍米、香草、坚果等复合的香气味,值得细品慢酌。

黄酒特别适合搭配大闸蟹、海鲜、日料、卤味等,尤其是生冷寒凉之美味,既调味又暖身。

“红酥手,黄滕酒”,对女性来说,更是不二之选。

锦鲤自古被誉为吉祥之鱼,象征着“福寿吉祥”;同时从不争斗的锦鲤传达了亲切和睦,又有“和气生财”“好运富足”的美意。

这款黄酒出口日本同品同款的品质,打造再升级,不仅适合聚会闲酌,也适合商务畅饮送礼。

这不止是一瓶绵长香醇的美酒,更多的是对美好生活的期许。酒酣人畅,一瓶饮完,意犹未尽,一切也刚刚好。

【温馨提示】

1、您购买的绘璟绍兴酒璟鲤享受坏包赔政策,签收后请拆箱检查,如有破损可在24小时内拍照发给客服获取赔偿,超时无效;

2、由于产品具有特殊性和相关规定,下单时请一定确认收件信息,因客户原因导致转寄、延派、误派、擅自拒收、退货等不再理赔范围;

点击阅读原文马上购买,品一品绍兴黄酒的滋味~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